5亿用户之后,钉钉的想象力何在

2021-10-19 10:45:29 来源:东方财经网

   “太赶了,时间不够用,想说的太多了,我准备了好些段子和包袱,都没抖成。”一坐定,叶军就用这样的话拉近了距离。

  叶军是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钉钉总裁。按照阿里内部的花名传统,他被外界习惯称为不穷。这个名字来源于《道德经》的那句“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在接受经济观察报专访的前一天,不穷刚刚参加完阿里内部的一次例行业务总裁会,这是阿里高管团队的传统之一。

  如果说这些年阿里成功孵化的业务,钉钉肯定算其中一个。不过,自从一年前阿里“云钉一体”战略正式官宣落地以来,关于钉钉是不是失去想象力的追问也一直存在。

  10月13日,在钉钉2021未来组织大会上,叶军宣布了这样一组数字:截至2021年8月31日,钉钉用户数突破5亿,包括企业、学校在内的各类组织数超过1900万。这是继今年1月宣布用户数破4亿后,短短9个月时间,钉钉用户量的再一次突破。

  不过,用叶军的话说,钉钉只算是阿里近年来“较为成功”的内部孵化成果,这距离他们在办公大楼里竖起的“所有人都在钉钉上工作”的slogan还是有一定的距离。长期被人认为是一家电商公司的阿里,在产业互联网ToB方向又有了一个重要抓手。

  中国是一个消费互联网先行的国家,很多人一谈互联网想到的就是C端流量和电商业务。而随着C端流量触顶,人口红利放缓,消费互联网的想象力逐渐见顶,产业互联网开始迎面而来。科技公司究竟还能为社会提供什么,钉钉的答案是:数字生产力。

  技术与组织

  钉钉的办公大楼并不在阿里西溪园区内部,但距离阿里园区只有十分钟左右的车程。

  在未来组织大会召开之前,叶军和他的团队讨论,究竟应该怎么和外界描述今天的钉钉。工作平台是他们最初的共识,但最后他们选择了“新生产力工具”这一定位。钉钉希望能够让更多人知道,在数字化转型中,新生产力工具的作用。

  这种作用不仅仅是体现在技术上,更是技术对于组织的改造。

  山东的一家起重机企业龙辉起重的总经理和大龙在此前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说,“因为在300人之前,企业家的人际关系尚且还能够覆盖;在300人以后,企业无论是财务还是员工还是业务,都开始需要借助管理工具。但对于这些企业来说,目前并没有适合他们的数字化低成本解决方案。”

  在规则的完善之上,叶军想了更多的东西。作为经历了阿里信息化全过程的人,叶军在阿里很长一段时间实际上扮演着CIO角色。

  但今天他认为,“我们确实要重新定义CIO。”他说东方日升的信息化负责人给他讲过这样一个例子,“他原来工厂里面一万多工人,他们采购AGV机器人,原来是采购部的事情,后来这个采购决策落在了他所在的信息化中心身上。因为公司发现那个机器对产能的提升非常关键,而这个产能提升是需要这台机器和这台设备通讯的,要选对机器,而且要高效通讯,还把能数据传递起来,只有信息化部门最懂。”东方日升是一家创始于1986年的超大型光伏生产制造企业。东方日升基于钉钉和低代码工具简道云搭建了一个完整的设备管理系统。

  ToB的挑战

  这一次的未来组织大会算得上是履新钉钉一年以来叶军的一次阶段性工作总结。

  自从2007年进入阿里以来,他就围着“ToB转”,哪里需要去哪里。从最开始入职时的阿里软件到阿里云、速卖通等等,包括后来他被安排接手了钉钉,乃至是疫情期间被抽调去开发健康码。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叶军都在服务阿里内部,也鲜少见诸报端。阿里巴巴CEO张勇对他的评价是“干一行、爱一行”。不过从外在所体现的诸多做法来看,这位钉钉新一号位的风格显然是:稳扎稳打、不断迭代。

  除了是阿里巴巴的最早入职的计算机博士,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最”:他是阿里内部员工平台回帖数量最多的事业部总裁。

  “因为阿里大家沟通都用钉钉,所以钉钉被骂的最多。”叶军笑着说。在今年的未来组织大会上,他抖了一个小包袱,他说在钉钉,不是下属给他写周报,而是他给团队写周报。

  关于被骂这件事,叶军有很多话要说。如果你问他从企业主到员工对钉钉的反馈,叶军能一直给你举例直到听众受不了打断他为止。不仅如此,他还拿出手机给记者展示与几个“钉粉”的聊天记录,可以看到,对方确实每天都在因为不同的钉钉使用场景和优化问题“骚扰”他。

  不过,很多ToB行业的人都有这样的共识:那就是做ToB最重要的就是陪伴客户成长,耐得住寂寞和被骂。

  这个四川大学的计算机博士,并不像是传统的程序员,如今的他需要服务更多大中小企业,看起来,谦逊是他的武力值之一。

  不过他也有不谦逊的时候,“做业务要两脚带泥,我觉得我的优点就是比很多技术leader更愿意听业务方在说什么。”

  定义数字新生

  如今的叶军每个月都要去走访好几家企业,但是每次去到不同的企业时,他并没有固定的提问模板,“行业和行业之间差别太大了,没法提共同的问题。但很多时候,我都是从工厂生产线上的工人问起。”

  在钉钉深入的六大行业中,制造业确实是目前增长速度最快的领域。

  位于广西柳州的柳钢集团冷轧厂,已经通过钉钉搭起了一个数字时代的透明工厂。在如今的柳钢工厂里,任何设备异常可以自动通知到人,冷轧厂近90%的业务都搬上了钉钉,并用低代码开发了上百个应用。

  一家四五千人的大厂,需要配备多少软件工程师,才能满足他们提出的软件开发需求?杭州朝阳橡胶有限公司给出答案:一个人足矣。“一人一周就可以开发二三十款应用。”朝阳橡胶公司设备处处长、信息化负责人郑励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说,用钉钉上的简道云低代码开发非常方便,“拉拖拽”即可。2016年2月起,朝阳橡胶开始利用钉钉进行数字化升级,国内9个制造基地,4500多名员工都上了钉钉,甚至包括远在泰国工厂的同事,均通过钉钉进行工作协同。

  此前,关于数字化转型业界一直有“数字原生”和“非数字原生”的划分。钉钉认为应该划分为数字原生和数字新生。数字原生是指诞生于互联网或者云之上的公司,而数字新生,是指那些经历了数字化改造之后的传统行业公司,“我觉得优胜劣汰的结果是,三年后没有人会再跟我说要不要数字化转型,而是所有公司最后都要走向数字新生。”

  在苹果商店的数字办公分类下,钉钉是下载量最多的那一个,但也并非没有追随者。在面对记者关于他心目中的竞争对手是谁这个问题时,他并没有把苹果商店里数字办公分类下那些来自各个大厂孵化的产品作为参照物。

  叶军并没有正面回答我抛给他的问题,他向我指了指他手机上的钉钉APP logo,“你觉得这个logo设计给你的第一感觉是什么?”见我没有回答,他自己又补充起来,“我问了很多人,他们跟我的感受都一样,就是向前冲。”

  如今,在表面看到的开会、聊天、审批、已经只是钉钉的很小一部分,更多的制造业工厂主正在通过他提供的生产、人力“仪表盘”,掌舵自己的公司;而产业端的工人拥有的也不止是一块“钉工牌”,用柳钢集团厂长陆兆钢的话说,“我们希望把工厂做成最不像工厂的样子;我希望钉钉能够帮我们真正建立起数字化工厂,让我们的工人同样能够和白领一样工作。”

  在更为上游的产业互联网领域,无论是相比此前工业时代这一赛道上的如ERP玩家们,还是相比在硅谷备受追捧的sales force、mendix这一类风口,如今的钉钉已经很难找到一个明确的参照物,不断向前冲的结果是,他们正在奔向一个完全没有参照物的企业数字“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