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立案调查 贾跃亭难逃乐视劫

2019-05-07 15:02 来源:东方财经网

  一边是暂停上市紧逼,一边是融资消息不断,乐视创始人、法拉第未来(FF)创始人贾跃亭再次游走到十字街头。5月5日,多位接近贾跃亭的人士透露,贾跃亭方面已经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或将回国配合证监会调查,乐视网也面临着被暂停上市的危机;与此同时,FF又完成了2.2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对于焦点人物贾跃亭来说,此时也不知是喜是悲。贾跃亭能否卷土重来?乐视网他最终能脱身吗?这些都是绕不过的命题。

  融资和退市

  从2017年7月出国至今,贾跃亭已近两年不曾出现在公众面前,最近有消息称,为了配合证监会调查,贾跃亭即将回国。

  根据乐视网发布的公告,公司及第一大股东贾跃亭分别于2019年4月26日下午、2019年4月29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稽总调查字191339号、稽总调查字191341号),因公司及贾跃亭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及贾跃亭立案调查。

  对于被调查一事,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贾跃亭,截至发稿,他并未做出回复。

  在立案调查前,乐视网已经停止股票交易。乐视网2018年营业收入为15.58亿元,同比减少77.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0.96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138.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30.26亿元。经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的审计报告确认,乐视网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为负。

  根据《创业板上市规则》13.1.6条规定,乐视网股票自2018年年度报告披露之日起(即2019年4月26日)停牌,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做出是否暂停该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如果被暂停上市后的一年,净资产仍然为负或是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为负,乐视网将被交易所实施终止上市。 时间上,乐视网最快将在2020年发布2019年年报后退市。

  乐视网一片萧条,FF却一片花香。4月30日,FF正式宣布已获得一笔高达2.2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 FF与此同时还公布了包括股权融资计划、任命原通用新高管加盟等一系列利好消息及战略措施,旨在支持其旗舰款FF 91电动车的发布及量产交付、持续开发于2021年推出的大规模量产豪华车型FF 81、并支持其供应商和供应链。

  据悉, FF目前和其他多个投资方进行了接洽,并预计三季度完成股权融资。FF与其独立估值顾问Houlihan Lokey合作并确定了FF的技术价值最高达12.5亿美元,其中包括知识产权的总体价值。

  生态和汽车

  正如大众所看到的那样,贾跃亭是一个敢于实践又野心勃勃的企业家,他曾想要的企业不是单单一个领域的参与者,而是具备全生态链条的帝国。

  稳扎稳打的乐视从影视资源起家,一路顺风顺水,后来开始跨界,但这一跨便一发不可收拾,相继做起了手机、电视、电影、金融,甚至是汽车,跨界的步伐一次比一次大。在危机之前,乐视已经形成了七大生态体系。

  首先是内容生态,这一部分主要由乐视版权采购、O2O线上线下发行、全球视频云播放和相关硬件应用组成;大屏生态则是指乐视超级电视系列。当时的乐视超级电视拥有将近7个型号,为40-120英寸,基本囊括大屏行业全部尺寸,除了大屏幕,乐视UI和儿童桌面等也是乐视非常超前的设计;手机生态是以用户为中心,通过终端手机硬件、乐视应用、乐视网、内容平台、云平台和大数据形成闭环;汽车生态方面,2015年乐视网跟阿斯顿·马丁形成战略合作,全力打造以乐视为控股系统的电动车模式;在体育生态上,乐视曾拥有中超、英超独家转播版权,还跟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达成了50%控股的协议;互联网乐视生态: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包括价值重构、共享和全球化三个核心内容;互联网云生态:以乐视云为核心,综合智能硬件、智能手机、智能汽车、智能手表等智能硬件,通过乐视云提供更好的视频直播。

  七大生态看似独立,但只有把这些业务串联起来,才能形成一个真正的生态体系,七大生态协同化反,这就是乐视生态重要的价值机构,这也是贾跃亭的初衷。

  然而,贾跃亭的项目总是一个个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的美好愿景,一旦成功必然带来极大的利润,但需要大量的资金去供养,短时间内迅速膨胀而起的乐视并没有这种实力。2017年,乐视遭遇资金危机,贾跃亭对乐视的控制权被削减一半,出国造车。此后的一年多,乐视总是处于舆论的前沿,“供应商在乐视大厦讨债”、“乐视裁员”、“乐视出售资产”等新闻一次次成为热点,直到乐视网即将暂停上市。

  贾跃亭曾发布内部信《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公开承认乐视生态节奏过快,融资规模跟不上发展脚步。“乐视从一个视频网站起家,做成当初的规模确实不简单,贾跃亭的战略规划也绝对是高水平的规划。但就乐视当时的实力而言,它的战略资源和组织能力都还不够匹配这样大的生态系统。对于创业公司来讲,找到一个看似清晰的模式却盲目扩张是它们的通病,也是一场对赌,再高明的商业模式都离不开产品、用户、价值。”产业观察家洪仕斌说。

  翻身和罪责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贾跃亭虽然说着会对乐视的债务负责,人却一直未归,社交平台上分享的也都是FF的造车进展,仿佛与乐视不再有瓜葛了一般。

  如今,乐视生态帝国已经分崩离析,乐视网也让投资者遭受了巨大损失。乐视网于2010年8月12日上市,在2015年5月13日达到巅峰,当日收盘价为41.2元(前复权),总市值高达1526.58亿元,之后一路下跌。但在2017年7月初贾跃亭出国前,总市值也还有611.98亿元。而此次乐视网停牌前,公司股价沦为1元股,4月25日停牌前一日,收盘价为1.69元,总市值仅剩67.42亿元。对于很多投资者来说,乐视网的股票让他们倾家荡产。

  根据乐视网此前公布的信息,截至2019 年4 月19日,贾跃亭持有公司92143.254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1%,其中85735.0114万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1.49%;其所持有公司92143.2546万股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乐视网表示,贾跃亭所有质押的股票已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贾跃亭持有股票的处置进度一定程度上受其股票质押、冻结状态的影响,从而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风险。

  运营商财经网总编辑康钊认为,乐视网已经没有任何翻身机会了,因为资不抵债,2018年乐视网亏损40.96亿元,是其收入的两倍多,因此,乐视网将成为创业板第一个因财务暂停上市的企业。

  “在2012年底至2015年的牛市阶段,乐视网股价累计上涨了近27倍。贾跃亭套现几百亿,就不再顾及乐视网,卖给融创,其大量质押乐视网股票,也不管债权人怎么想,去了美国后再也不回来,本质上他首先是个投机分子、资本赌徒;其次是他不讲信用,是个失信人。” 康钊说。

  尽管贾跃亭的乐视网让很多投资者得不偿失,但他却成为FF的“英雄”,让本已处于危机中的FF活了过来。前有恒大的许家印,后有九城的朱骏,贾跃亭总能为FF找到后路。

  如今看来,FF已经是贾跃亭最后的救命稻草,能拿到新融资也许就还有翻身的一天。不过,康钊指出,尽管贾跃亭的口才和气场过人,描绘的蓝图美好,又让FF拿到新融资,但贾跃亭难成功,因为他缺乏成功的很多要素,包括缺乏对大企业的管理能力。左手梦魇,右手梦想,贾跃亭已无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