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三大PE疯狂募资 黑石手握万亿“干火药” 凯雷钱太多不好投

2019-08-10 16:57 来源:东方财经网

 

面临复杂的市场环境,PE巨头们亦在求变。

近日,美国上市的主要PE机构黑石、凯雷、KKR等陆续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财报。从财报数据来看,PE们正在走出2018年的泥淖,重回增长轨道。

募资强劲 管理规模创新高

KKR的总资产管理规模在2019年上半年达到了2057亿美元,里程碑性的突破了2000亿美元大关。这其中,贡献最大的是私募业务板块,尤其是私募股权业务,新募集了51亿美元的资金,并且现有投资组合有15%的升值。

凯雷总资产管理规模达到2227亿美元,同样创下历史新高。在2019年上半年,凯雷新募集了104亿美元的资金,而全年的预期是200亿美元。几年前凯雷设置1000亿美元的募资目标,现在这一目标已经完成。

凭借强劲的募资,2019年上半年,黑石集团管理资产规模(AUM)增长了723亿美元,一举突破5000亿美元大关,达到了5455亿美元,继续稳坐全球最大的另类资产管理公司的位子。

三大PE资产管理规模创新高

这三家美国PE巨头管理资产规模之和已经接近万亿美元,而据中基协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底中国备案的各类私募基金管理总规模约为13万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KKR、凯雷、黑石相加相当于中国私募的半壁江山。

全行业“干火药”充足 凯雷表示担忧

与总规模相比,更值得注意的是可投资金,也就是说所谓“干火药”(dry powder)。黑石到2019年6月底,手中握有的“干火药”达到的1503亿美元。这又是一个创下新纪录的数字,折算成人民币已经超过万亿元。在2018年末,黑石的干火药还仅为1129亿美元。

KKR手中的可投资金在2019年上半年有所下降,但仍规模庞大。截至2019年6月30日,KKR的私募业务线可用于新交易投资的、剩余资本承诺规模为463亿美元。在2018年底这一数字为482亿美元。KKR表示,减少的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基金投资的规模超过了募集新资本的规模。

另外KKR还强调,管理资产(收取管理费的部分)中约78%自成立以来至少8年内无需赎回,为KKR提供了追加投资和选择退出机会的灵活性。

凯雷没有详细披露“干火药”数据,不过对全行业“干火药”水平处于高位的状况表达了担忧。凯雷认为,在2019年接下来的时间里,一方面是PE行业“干火药”充足,另一方面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公司们对并购活动犹豫不决,资本市场波动剧烈,因此凯雷的投资速度和基金变现的速度都会受到影响。

触底反弹 业绩好于预期

得益于大规模的募资、资本市场有所回暖,三大PE的主要财务指标相比于2018年有所反弹,但亦有部分指标出现大幅下降。

三大PE2019年上半年业绩,(注:投资收益计算口径各家有所区别,KKR未将投资收益计入总收入)

总体上,三家PE的业绩都好于市场预期。

总收入增长最大的是KKR,总收入同比增长了65%,另外KKR的投资收益也有大幅增长,推动净收入同比增长了38%,达到29.9亿美元。业绩增长的主要因为是KKR的投资组合市值在过去半年表现良好,尤其是私募股权投资组合的价值增长了17.6%。

净收入增长幅度最大的是凯雷,同比增长169%,达到9.7亿美元。凯雷的业绩受益于2019年上半年新到位的基金,管理费收入增加1.8亿美元,同时因为投资组合升值,主要投资收益增长5.1亿美元。

黑石则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业绩下滑,总收入下滑了20%。黑石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房地产板块表现不佳。黑石是全球最大的不动产投资公司之一,房地产已经是黑石的第一大投资板块。而在2019年二季度,房地产板块的可分配收益同比下降了24%。黑石的私募股权、对冲基金等其他板块收益均呈上升之势。尽管有所下滑,黑石二季度的收入仍然超出了此前市场预期。

资本寒冬依旧 巨头们表示担忧

尽管与2018年相比呈现触底反弹的态势,但巨头们对未来走势并不太乐观。

几家PE均在财报会上表达了对全球经济形势的担忧,认为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导致全球各地易摩擦升级,增加了未来经济走势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不稳定,有可能影响PE行业未来的业绩。具体到资本市场上,在募资和退出两端,这些大PE们都表示担忧。

募资方面,凯雷表示,虽然凯雷期待在2019年下半年募集新的基金,不过与过去几年相比,凯雷的整体募资速度将会有所放缓。KKR则提醒,未来新基金的募集中,可能无法复制过去的成功。

退出上的担忧更甚。KKR直言,“具有挑战性的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会对KKR退出、从投资中实现价值的能力产生不利影响,并导致低于预期的回报。

首先是股票市场,KKR认为,美国和全球股票市场的走势和流动性不佳,特别是IPO市场的低迷,会影响KKR投资组合的估值和实现成功退出的能力。

其次是并购。KKR认为,在融资难度、成本过高的情况下,要寻找到能够筹措足够基金购买KKR投资组合的买家,可能会更加困难。凯雷也认为,与2018年相比,整体上企业退出活动在2019年有所减少。由于担心经济就要陷入低迷,大企业的经理们对进行大规模并购更加犹豫了。数据上看,2019年上半年全球并购市场有所冷却:与2018年同期相比,全球并购交易下降16%,美国银团贷款规模相对于去年同期下降33%,创下7年来最低。

基于以上分析,凯雷预计,2019年下半年的净实现绩效收入将继续保持在较低水平。

重拾市场信心

面临复杂的市场环境,PE巨头们亦在求变。

KKR联合CEO亨利·克拉维斯和乔治·罗伯茨在财报会上称:“我们公布了稳健的季度业绩,我们的每股账面价值继续复苏”。他们认为,成功的商业模式、关键战略计划的进展以及筹款活动将有助于提升未来的股票表现。

据了解,KKR正在募集期首个“全球影响力基金”,目标规模10亿美元,现已超募。

KKR 首席财务官WilliamJ. Janetschek认为,KKR两年前对核心战略的调整是成功的。KKR当时决定重点关注那些回报率相对较低,但业务稳固、可长期持有十年以上的投资目标。目前这一核心战略拥有105亿美元的资产管理规模,其中35亿美元是KKR的自有资金。这些投资目前的IRR达到了21%,且不包括未实现的收益。

在发布半年报的同时,凯雷宣布了将上市主体从有限合伙制改为公司制的决定,改制将在2020年1月1日完成。这被认为将显著提振股价。在此之前,黑石和KKR已经完成了改制。

7月1日是黑石完成改制的第一天,黑石CEO苏世民表示这是“黑石34年历史上最重要的决策之一,也是公司发展和制度化的重要里程碑。”苏世民认为,黑石市值为540亿美元,是美国120家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并在许多关键指标中排名前四分之一,例如长期收入和盈利增长、利润率、股息收益率等。我们有理由被更多的主动管理人和指数基金管理人纳入其投资组合。

尽管2019年上半年业绩下滑,黑石CFO Chae仍在业绩会上乐观的表示,黑石将继续朝着2020年每股盈利超过1.7美元,以及之后达到2美元的目标迈进。“随着时间的推移,影响我们实现目标的变量在继续缩小,我们将更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