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藏当网红: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成了村里最能赚钱的90后

2020-12-16 17:43:53 来源:东方财经网

  新一代“国民级网红”丁真的意外蹿红,再一次点燃了外界对西藏地区、四川藏区等地的注意力。

  其实在丁真之前,高原上已经涌现出了大批的网红,他们通过最前沿的技术手段和形式,传播高原的文化,同时也在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本期《亲历》聚焦两位来自高原的网红,他们用短视频来记录自己挖虫草的瞬间,通过直播,向外界出售土特产,一个月的收入,跟过去一年赚的钱都差不多了……以下是他们的真实经历:

  口述人:阿普

  家乡:西藏林芝

  现在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跟过去一年赚的差不多

  我的家乡是林芝,号称西藏小江南。我家是在林芝下面的村子里,离市区要几百公里。

  我是僜人,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我们已经是56个民族之外的民族了,全国就1000多人。但我们僜人讲普通话讲得都挺好,可能语言天赋比较好一些,要比藏族好一些。拉萨那边的藏族,他们说普通话还会有些口音,但是我们僜人的话讲话基本上不带那个口音。

  我大概是从2017年年底开始接触到短视频的。当时我在林芝市区打工,听朋友说快手如何如何,短视频如何如何,就下载了一个快手。

  一开始我只是看,后来我发现快手里面有跟我一样的农村、山区里的人,他们也在发视频。我就觉得别人能晒生活,我拍出来怎么不行。所以我就开始尝试自己拍,没想到第一次发视频,就涨了800多个粉丝,我觉得好神奇啊。

  我拍的内容主要是拍我们西藏的一些生活,同时也分享一些山里的土特产的东西。现在有直播了,所以这段时间我做直播比较多,这两个月做直播会比较多,卖一些山里的土特产。

  我有时候会挖松茸、挖虫草,或者采蜜,然后通过直播卖给用户。但是自己采的话,本来野生货就有限,一个人也采不了那么多,所以现在主要还是收集,把当地一些东西收集过来。

  我自己找一些货,村民也会送过来山货,让我帮着卖。因为他们看到我有粉丝了,也能看到我通过直播赚一些钱,他们感觉可以通过我这个渠道,把他们手里的东西卖出去。

  这都是一个渐渐变化的过程。比如我家里人,一开始看到我从城市打工回到村里,天天在拍视频,开直播,就觉得我不务正业。

  因为如果没有短视频、直播,按照家乡的习惯,我这个岁数,基本就是打工,或者种地。但是后面就不一样了,我卖出去货了,能挣到钱了,有一些小的成就和结果,他们就不会这样想了,而且会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不可思议。

  后来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在搞直播,知道我有粉丝,我玩快手,玩短视频和直播,特别是今年短视频在西藏这边也很普遍了,基本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在刷抖音,所以他们会找我,帮着把他们卖不出去的土特产,通过直播卖出去。

  如果是在过去的话,他们主要是卖给熟人或者本地人,最多卖到林芝市里,所以他们卖的货量就非常少。但是我现在已经是接近百万级的粉丝,在西藏的话,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主播了,直播一场不说卖出去几百单,几十单是没有问题的。比如直播卖蜂蜜,可能一场直播下来,一两百斤、两三百斤都是比较正常的。

  所以村里现在玩短视频、直播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这都是通过我的影响,看到我有粉丝量,看到我能挣一些钱,他们就跟着过来模仿。我也没有觉得他们是在抢活,网络上有那么多用户,多一个人直播的话,也可以带动更多的人认识我们这个地方,认识我们的家乡,这也是好事情。

  但我们这里卖土特产也有个问题,我们这边物流成本比较高,因为太偏了,是在边境线上,运输时间长,运费也很高。西藏这边这么高的海拔,这么多山。从我们这边发到拉萨中转,都要好几天的时间,然后再从拉萨到其他地方。

  而且快递基本只能用EMS,顺丰不可能到这里收货送货。所以我们这边卖的东西会比较贵,卖便宜的东西,用户会觉得费用这么高不划算,另外一个不能卖鲜货,比如水果之类的,发货就要7、8天,甚至可能10多天,路上烂掉了那怎么办?

  我帮村里人卖货不是赚坑位费这种,毕竟都是熟人,我的模式就是直接把货买下来,比如村里人有10斤蜂蜜,按照100块钱一斤给我,我要加一点钱,比如110块钱一斤卖出去。目前看的话,现在我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是一两万块钱吧。

  这个收入肯定比以前要高,以前家里打工种地,一年的话也就一两万,多一点会三万左右,但是现在一个月就能跟过去一年差不多,所以在我们村的90后里面,我的收入算是还可以的了。

  我自己没上大学,初中就毕业了,是因为家里的一些观念,也有家庭经济条件的问题,以前饭都吃不起,就更别指望上大学了。但我如果有了孩子,肯定是上学是最重要的,上完学再做其他的东西。即使说我现在赚的这么多,我还是觉得要让孩子走考大学这条路,毕竟接受教育这个事情是最基础、最重要的。

  口述人:卓玛

  家乡:四川甘孜

  不用经销商,我直接把虫草卖给顾客,我们赚的多了,他们买的也便宜了

  我最开始就是在我们老家这边挖虫草、挖松茸,但当时的虫草我们只能卖给当地的一些老板。后来也是机缘巧合,17年的时候,我自己也做梦也没想到,我爸爸随手给我拍了一个我在4800米海拔的地方挖虫草的视频,点击率特别高,下面的留言都是找我买虫草的。

  卓玛的工作环境很艰苦

  我当时还在想:这个东西也能卖虫草?第一次我差不多交易了个两三单左右,就把我自己的虫草也卖了,把我父母的虫草也卖了,而且还比当地的收购价格要高一些。

  我属于短视频带货,不算是直播带货,因为我担心直播卖货的话,货源会跟不上,如果有客人下单了,可能需要等半个月。

  除了我自己挖的,我也帮村民卖。一开始我在村里面拍视频的时候,他们就在背后说我:“你看卓玛不去打工,天天对着个手机说说说,这样能赚到钱吗?”

  因为我们这边年轻人大部分出去读书去了,留下的都是年龄大一点的,也不太懂这个东西,他们都不相信我,也有很多人劝过我出去打工,能见到现钱,在手机上卖货,钱都见不到。

  后来我就办起了合作社,先从我亲戚这边下手,劝他们合作社,帮助他们把松茸、虫草全部卖掉,而且会比平常卖的更高一点,我自己也能赚点钱,所以后来村里的人也都相信我,能在手机上把东西卖出去。

  卓玛帮本村的人卖虫草、松茸

  现在合作社的定价都是我们这边说的算了,因为这个合作社是我们发起的,我们虽然卖的要比市场价低一点,但是也能让村民多赚一点。因为之前的货都是收购商、老板层层加码,卖到成都、昆明大城市的消费者手里都特别贵,但是从村民手里收购上来的特别便宜。我们现在就不经过这些中间商了把它卖出去,减少了中间的加码,村民也可以多赚一点钱,顾客也可以少花一点钱。

  我们现在收入肯定比之前要赚得多,年收入大概是五六十万,能比以前强起码十倍吧。

  其实我们也不是完全不直播,偶尔做一下直播,可能一个月两三次那种,但主要是直播一下我们当地的风景,维系跟粉丝之间的联系。因为我们汉语不太好,我看粉丝的留言很慢,然后人家就会说:“问了你十多遍了,怎么不理啊?”会有这些问题,所以我们直播就比较少一些,主要还是拍视频。

  现在我们也有了一些别的想法,比如开民宿,我们家是在稻城县城到亚丁景区的中间一点点,距离亚丁景区20多公里,用自己的宅基地做点民宿,主要还是接待一些朋友,体验一下当地的景色和生活,一起挖挖虫草,放放牛。当然,我们这个还是体验为主,600平方只盖了6个客房,也不想接待很多人,主要接待一些朋友,还不想把民宿这一块太商业化。

  所以未来我们还主要是通过短视频卖货为主,民宿只是线上的一种延伸吧,有的粉丝买了很多虫草和松茸,就想假期的时候过来体验一下采挖的感觉,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这些事情,我们免费让他们住、带他们玩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