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股闪崩、配资平台被查,杠杆玩家们的镰刀韭菜游戏

2020-12-09 17:57:36 来源:东方财经网

临近年末,又有不少配资平台被各地证券监管部门点名,与此同时,A股里的庄股大跌引来投资者声声哀嚎。

查都查不完的配资平台,与庄股的坠落究竟有何纠缠?

仁东控股带领庄股闪崩

狂泻不止,仁东控股又跌停了。截至发稿,仁东控股已经十一连跌停,股价从历史最高点64.72元跌至18.88元,股吧里充斥着散户们的控诉和绝望。

10年股龄的全职股民小贾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仁东控股(002647.SZ)是一只典型的庄股,“有一种庄股的K线叫‘拉链线’,2017年仁东控股就是拉链线(非常长的上影或下影线,看上去像拉链),到2019年后变了,我猜测庄家换了手法。”

对于该股今年以来的走势,他表示:“这个公司利润也没有,业务很一般,分析师已经4年没跟踪了。在没有明显利好的情况下,又没遇到什么风口,走出独立行情,股价拉很高,这样不管不顾往上,肯定是庄家干的。”

除了仁东控股外,A股同时出现了一波庄股闪崩潮。

除科创板上市公司外,A股市场中,大连圣亚(600593.SH)、朗博科技(603655.SH)是股东户数最少的两家公司,分别为3387户和3511户。这两家公司最近都出现类似的崩盘现象。同样是从12月1日开始,大连圣亚连续五个跌停后收获巨量资金抄底,然而这些抄底资金在接下来的一个交易日又被埋了;朗博科技收获六个跌停板,暴跌还在继续。

至于为何此时会出现闪崩的行情,小贾分析认为,多半是庄家让配资公司接盘或者自己资金链断裂。

依旧活跃的配资江湖

在一些投资者看来,近期庄股闪崩的时间点正好与各地监管部门严查配资平台的节奏对上了。

11月27日,据新华社报道,重庆警方与证券监管部门紧密配合,一举侦破“撮某网”平台场外配资案,抓获涉案人员153人,涉案交易规模达550亿元,涉及遍布全国各地的注册用户4万余名;11月30日,四川证监局发现,黑马盘、博配网、天汇网等网络平台违规开展场外配资业务;12月2日,北京证监局直接点名闻喜配资、金控配资等9家场外配资、证券投资平台以及微博博主 “壹霆”、“股市精灵联盟”等财经自媒体大V存在极高风险。

小向在目前的配资公司已经工作了2年,整个公司就十几个人。24岁的他自己没有炒股,朋友圈发的都是客户的盈利“捷报”,他手头上目前有二十几个配资客户,还有几个是荐股分红业务的客户。

提及同行被查的事情,他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每年11月底12月初都会查一些配资公司,我朋友他们公司也是实盘操作,做配资有四五年了,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查了,现在公司已经解散。”

小向回忆到:“12月1号上午九点多,当时刚准备工作,警察到公司进行了几个小时的检查,后来公司解散,老总通知财务,让还在操作的客户平仓出金,朋友立即失业了。之所以被查,原因可能是有些客户操作亏钱亏多了举报的。后来他找到我,让我接手他的想要继续做下去的客户。”

关于自家公司是不是也会面临同样的情况,他十分淡定地说:“我们公司现在没遇到的话今年就没可能被查了。”

小向介绍了公司目前提供的配资方案,分为按天收费和按月收费。按天收费的杠杆可以选择3倍到最高10倍,管理费从0.20%/天到0.30%/天;按月收费的杠杆从3倍可以加到8倍,管理费从2.00%到3.00%/月不等。也就是说,如果按天配资,1万配10万,一天需要支付利息300元。除此之外,投资者还需要支付手续费0.3%,提现手续费0.1%,代收印花税0.1%。

除了配资业务之外,小向还表示,有一位资深的梁老师专门推票,他则负责把客户介绍过去。对这项业务他显得十分热情,讲到自己最近的一次分红时,他说:“梁老师在我们周围的几个公司里小有名气,我介绍过去的客户五六万的资金赚了1万多,给分我了三千多。”

但是很多荐股的大V属于非法营业,本次北京证监局点名了微博博主“股指期货IF先生”、“宇辉战舰”、“壹霆”、“股市精灵联盟”、今日头条圈主“投资人蓝先生”、抖音“韭菜总舵主”不具有证券期货投资咨询或投资顾问执业资格。

据一名投资者描述,这个“股市精灵联盟”组建的微信群有几十个,骗完一波解散一波,投诉到新浪却无所作为,甚至还为其开V+会员收费群。

在界面新闻记者的调查中,另一家配资平台业务人员小风介绍,公司已经拥有9年历史,配资产品利率和小向公司的相差无几。不过,小风的公司有一种特殊的免利息模式,资金使用不收取利息,个股如果盈利卖出,公司要分三成盈利,对于具体股票的持股数量并没有要求,而是仅仅根据客户的持仓规模确定了一个比例上限。“主板仓位限制是半仓,创业板只能买40%仓位,涨跌幅大于9%的个股不能买。”

事实上,牛市不仅是配资公司们忙碌的时候,也是配资平台更受监管关注的时候。浦东新区政协委员、工商联副主席洪榕表示:“配资平台一直在查,市场热的时候,监管层对配资更敏感,查配资会更坚决。”

此外,尽管已经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调查,如果在微博上搜索“配资”,仍然会出现一家名为贵丰配资的平台广告,“实盘交易”“老师直播分析”“1-10倍杠杆”等字眼十分显眼。网站显示,如果是VIP,杠杆还可以加到12倍。普通的按天配资,费用比上述两家公司要低,10倍杠杆,日利率为0.06%。完成新手任务最多可以获得1888元管理费,用以抵扣配资利息。

平台客户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公司已经成立六年了,之前一直做线下,现在转型到线上已经两年了。使用的是和券商合作研发的PB系统交易终端软件,合作的券商有很多,与光大证券、南京证券、华泰证券合作的比较多。”

当记者把贵丰配资的利率信息给小向看时,他回复称:“你不怕资金充值进去提不出来吗?今年竞争压力大,有些平台把费用调低,我感觉是想把钱弄进去做虚拟盘。”

事实上,同一家配资平台可能有不止一个网站,死灰复燃的速度极快。贴吧里一位做APP软件系统开发的对接人员表示,6万元就可以搭建股票配资平台的成品,开发时间只需要7天,“上个月刚接了一个,今年总共接了3单。”

庄股闪崩与配资江湖的纠葛

说起配资公司在庄股中的角色,洪榕称:“早期出现过庄股闪崩击垮配资公司的,2015年倒了几千家,2018年也倒了很多,现在少了,因为配资平台不允许买入庄股。”

小贾则回忆起2013年有个朋友在百圆裤业(现已更名为跨境通)里被庄家覆灭的事情。

当时他有一个不太深交的朋友是做配资公司的,股灾后失联了。某天,有一个人通过朋友介绍过来寻求配资,小贾的朋友只给他配了小几千万。“配资公司也是很谨慎的,不是你有钱我就给配,要根据对方是否集中持股、买的什么股来决定,那个客户找了华东很多配资公司。”小贾表示。

据小贾回忆,百圆裤业虽然当时看上去走势还比较稳,但因为股价涨很多,而且那位客户单一持股,所以小贾的朋友一直盯着,“实际上对方是找他接盘”,最后看起来还是出了问题。

小贾分析:“比如我有1亿股,每股4块钱,卖掉就是4亿,但卖不掉,那我就出1个亿,再配3个亿,把手里的1亿股卖给配资公司里自己的账号。股价跌下去之后,反应比较快的配资公司会在第一个跌停强行卖股,等到大家都绝望了,庄家再底部接回来。”

Wind数据显示,百圆裤业从2012年底的1.27元/股的历史低价一路上涨,2013年11月触及4.42元/股的高位,随后在12月2日、12月3日两个跌停板,股价一路下挫至2.5元/股附近。在2013年四季度期间,公司股东户数仅有2232户。

深陷庄股闪崩的投资者们要怎么办?在仁东控股的股吧里,一名仅有22天吧龄的网友发帖称,自己6倍杠杆配资进场,第二次配资进场就遇到仁东控股连续跌停,配资公司天天喊他补保证金,他都补进去了,如今已被套牢。

对此操作,拥有配资经验、目前通过券商融资的投资者小林评价称:“新手才补保证金,这样的小概率事件,爆仓就让他爆仓就是了,像带杠杆的要博超额收益,就要带止损,要么就选稳健波动小的标的。”

总结来看,小贾表示:“庄家在暗处,你在明处,他的计划你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