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融系又有高管被起诉!华融投资原董事长秦岭涉嫌受贿+贪污

2019-08-08 15:35 来源:东方财经网

​在赖小民落马后,“华融系”公司的一众高管仍呈现“拔出萝卜带出泥”的后遗症,牵连者甚众。

8月7日,据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官方微信消息称,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秦岭涉嫌受贿、贪污一案已由天津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日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依法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涉嫌受贿贪污被公诉

继今年1月天津检察机关一次性逮捕四名华融系高管后,近期又有“大鱼”落网。

8月7日下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官方微信消息显示,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秦岭涉嫌受贿、贪污一案,由天津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天津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指定管辖,由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日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依法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根据公告,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在起诉书中指控:被告人秦岭利用担任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华融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利用本人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巨额公共财物,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018年4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赖小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于10月被“双开”。而从司法程序上来看,赖小民案件经最高检指定管辖,由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审查起诉。

而在今年1月,华融置业原董事长汪平华、华融国际控股原总经理白天辉、华融国际控股原副总经理郭金童、华融贵阳置业原副总经理赵子春四人一齐落网,同样由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作出逮捕决定。对于华融系高管的案件调查,天津检查系统可算是颇有心得。

值得注意的是,与上述四名“落网”的高管仅涉嫌受贿罪不同,秦岭的案由中更包含贪污罪的选项。

从法律条文来看,《刑法》第382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

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财物的,以贪污论处。

按照检察院指控所使用的“巨额”表述来看,单就贪污罪一项而言,如罪名成立且无其他影响量刑情节,秦岭或将面临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叠加受贿罪并罚,则刑期还有可能更长。

父子双双落马

对于秦岭的落马,业内早有预兆。尤其是在其父主动投案之下,父子双双落马的结果令人唏嘘。

早在2018年11月,华融投资股份公告称,由于个人原因,秦岭已辞任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于猛已获委任为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及风险管理委员会成员,自2018年11月27日起生效。

此后,关于秦岭的去向问题即多有猜测。在2018年4月赖小民接受调查后,华融系高管的变动多引人遐思。在秦岭卸任之时,市场即有声音猜测称,秦岭已被带走调查。

从个人简历来看,秦岭正值年富力强的中青年时期,仅有41岁。华融投资2017年年报中显示,秦岭于2016年6月24日获委任为非执行董事。此前,秦岭拥有逾15年财务经验,2015年10月至2017年7月,秦岭还担任华融国际行政总裁。2011年2月至2015年10月,秦岭担任农银国际行政总裁,在此之前还曾任职于多家金融机构工作,自中国人民大学取得博士学位。

而对于秦岭而言,令业内津津乐道的更是他“官二代”的身份。公开信息显示,秦岭之父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秦光荣主政云南多年,自2007年-2011年任云南省省长,2011年-2014年任云南省委书记;2014-2018年,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秦光荣此前系第十五届、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七届、十八届中央委员。

2019年5月9日下午,中纪委网站消息显示,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对于秦光荣的落马,彼时曾有媒体报道称,秦岭在香港被控制后,对秦光荣心理打击巨大,惶恐不安,迫于压力,携妻黄玉兰同日主动投案,成为“正部级主动投案第一人”。

华融系高管“大换血”

作为万亿资产曾经的掌舵人,赖小民的落网给中国华融带来的重创难以估计,历时一年有余,华融系高管们的后续动向仍受到市场的高度关注。

在赖小民接受调查后,2018年6月,原广东银监局局长王占峰空降华融出任董事长,围绕华融系上市公司高管进行系列调整。此后,中国华融及多家子公司高管均发生变动。

2018年11月,中国华融宣布,王利华因工作变动,辞去公司执行董事、公司副总裁、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及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职务。熊丘谷因工作变动,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杨国兵因工作变动,辞去总裁助理职务。

在上市公司层面,彼时华融国际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华融投资亦皆发生人事变动:白俊杰接替王强担任华融金控董事会执行董事及主席,华融投资则由秦岭变更为于猛。

而就子公司而言,2018年7月,华融证券传出董事长被免职的消息,直至今年6月底,华融证券才获得集团关于董事长人选的建议函,由原天津证监局局长张海文出任。华融信托2018年5月由原总经理沈易明成为拟任董事长,但仅3个月后就被免职。

同样地,2018年10月,华融消费金融被传出董事长贾传宝、总经理邹新亮双双被免职的消息。今年3月12日,华融融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样发生变更,吴坤达接替胡江担任华融融德董事、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并将变更工商信息。

而除了上述华融投资、华融置业、华融国际控股等公司高管被逮捕外,就在上月,湖南省纪委监委官网披露,华融湘江银行党委委员、常务副行长张建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湖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不过,作为四大AMC之一,在王占峰入主后,中国华融业绩有所回升。

中国华融8月6日晚间公告,预计集团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6个月的净利润将不少于20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6.85亿元。公告显示,中国华融中期业绩增长的主因有三点:

一是受上半年境内股票市场上涨影响,部分权益类投资估值上涨;

二是集团持续降杠杆,融资规模及利率均有所下降,利息支出有所减少;

三是集团积极回归不良资产主业,主业收入有所增长。

此前,2018年10月,王占峰曾公开表态称,中国华融将按照“聚焦主业、回归本源”的转型发展路径,下一步将充分发挥在不良资产市场主力军、主战场的作用,进一步做强主业,发挥多牌照协同优势,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